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家论坛 >>专家论坛

邬大光:教学文化,大学教师发展的根基

发布日期:2015-09-17  浏览次数:2703

教学文化:大学教师发展的根

严格意义上的我国近代大学, 已经走过了百年历史当我们从历史视角来看待今天的大学常常感受到许多理论和制度的缺失教师教学发展中心和教学文化就是其中之一2012 教育部启动了国家级示范性教师教学发展中心建设项目教师教学发展中心作为一种组织形式和制度建设在我国高等教育界是第一次今天它作为一项新生事物改革举措”,究竟会给未来的高等教育质量提升带来怎样的效果还有待实践和时间的双重检验因为支撑教师教学发展中心的根基是教学文化当教学文化在大学明显缺失的背景下任何一种组织和制度形式都无法形成教育质量的提升

从理论层面看, 在我国高等教育研究的理论话语体系中教学文化无论是作为一个概念或理论都没有进入研究的视野即使在汗牛充栋的大学文化研究中教学文化也一直被忽略, 泛泛的校园文化概念遮蔽乃至取代了教学文化遑论教学文化是大学教师发展的根基这些理论上的缺失直接导致了实践的滞后因此要达到教师教学发展中心的建设目的, 使其成为有效的教师发展和教育质量的保障手段, 需要正确认识大学教学文化的内涵和本质

一、大学教学文化是体现大学使命的文化

办大学的目的何在? 在许多人看来这是一个非常浅显的命题其实不然, 现实高等教育理论界的许多重大争论话题, 都与这样一个简单的命题有关在高等教育发展的进程中高等教育职能不断拓展社会赋予大学越来越多的责任作为培养人才和知识传播的大学在职能的不断拓展中, 育人的功能不断受到遮蔽尤其是随着科学研究职能的不断强化大学的人才培养价值逐渐被淡化美国哈佛大学前校长德里克·博克于2009 年写了一本书, 其英文名叫Our underachieving collegesa candidlook at how much students learn and why they should belearning more》,台湾学者翻译为大学教了没》,大陆学者翻译为回归大学之道对美国大学本科教育的反思与展望》。但是不管什么翻译本书的主旨告诉人们虽然美国的大学拥有充足的资源先进的教育技术卓越的科学研究但是他对美国大学的本科生教育是不满意的学生在写作批判性思维数理能力和道德推理等方面的能力还远未达到期望的水平事实上, 不仅是德里克·博克的反思在美国国家层面也在不断反思高等教育的得失例如,《国家处在危险当中》、《不让一个学生掉队等等尽管这些白皮书报告的影响力或未可知但是美国是崇尚实用主

义的国家只要存在就好只要有人反思就可以

在我国在所谓的后发国家在角逐世界一流大学的命题下对科学研究的重视有过之而不及但是大学自身是否反思在这一过程中大学获得了什么而又失去了什么? 纵观世界知名大学不仅仅以其卓越科学成就使其辉煌盛极一时但是随着时间流逝让人们记住的这些大学名字却是其培养出杰出校友而让大学灼灼生辉从世界知名大学发展史看当大学初创之始并不一定得到多数人的认同但是往往是在某一段特殊时期其在人才培养做出了卓越成绩而使众多校友产生强烈的归属并让世人刮目相看所以大学对于社会的主要贡献是人才培养人才培养是大学的安身立命之本, 学生是大学最大的财富是任何一个有良知的教师最大的骄傲大学如果离开了人才培养大学就有可能变成一种纯粹科研机构当大学如果离开了人的教育大学就不是学校教育而是生产机器人的工厂尽管这是一个常识但越是常识往往越容易被人忽视

二、大学教学文化是体现大学职能的文化

高等学校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 承担着人才培养科学研究为社会服务三大职能高等教育的三大功能在世界范围内已经形成共识从其历史发展来看这三项职能的产生有如下特点第一由单一职能向多种职能发展早期大学仅具有培养人才的职能直到19 世纪从柏林大学开始科学研究才成为大学的又一项职能20 世纪从威斯康星大学开始, 为社会服务才成为继科学研究之后大学的另一职能第二新职能的产生是一个职能分化的过程它往往萌生于老职能当中在柏林大学以前相当长的时间里,大学并非没有科学研究就是柏林大学的科学研究也是在由科学而达至修养这个层面提出的并没有完全区别于人才培养同样为社会服务这一职能19世纪中叶开始就已经在美国的大学中出现只不过威斯康星大学第一次明确地将它作为大学的使命提出来第三, 新职能的产生往往伴随着一个高等教育新时代的开始如柏林大学开始了经典大学理念时代而威斯康星等美国州立大学则开启了现代大学理念时代

高等学校由单一职能发展为多种职能是高等学校活力增强的表现体现了高等教育在社会中地位和作用的提升但是不管大学在职能上有多大变化其人才培养职能是大学的基本职能并且存在着某种内在的一致性共生共荣互相融合这种一致性表现于新职能在老职能基础上产生并分化出来的, 同时又反过来促进老职能的提升比如科学研究在早期是人才培养的一种手段为社会服务也主要指高等学校所培养的人才能够更好地满足社会的现实需要但是当科学研究与社会服务派生出来后又在相当程度上反哺并提升大学的人才培养职能从这一角度说人才培养是高等学校的基本职能而科学研究和为社会服务都是派生或者衍生的职能如果重视了衍生职能而忽视了基本职能组织的健康发展将受到严重影响这种情况就像美国的金融危机银行作为一种组织它没有很好地完成自身的本质任务所以引发金融危机这就为高等学校敲响了警钟如果不能很好地完成基本职能即培养人才的任务, 科学研究和为社会服务都成了无根之水无本之源将来也必将受到惩罚

今天在高等教育国际化的大背景之下我们不断地倡导现代大学制度和大学治理结构其实即使在现代大学制度的命题下大学的一切制度都应该是围绕着大学的基本职能来建构以教师教学发展中心为例其直接指向是提升教师的教育教学能力而最终目的是为培养学生奠定基础但是当把教师教学发展中心放在现代大学制度建设的大背景之下时中心建设就不只是一个机构设置问题而是如何建立一个与大学职能相适应的制度建设问题不难发现今天大学制度建设往往是打补丁的方式强调什么就设立什么机构殊不知大学在制度建设上不仅仅考虑是加法”,更多应是减法”。去繁取精返朴归

返回大学本质否则随着社会的发展大学必然也承担着更多的职能必然也会派生更多的机构最终将导致大学组织不堪重负而崩盘”。

三、大学教学文化是体现以人为本的文化

以人为本是大学的一种境界, 也是大学永恒的追求纵观世界知名大学的校训都体现了大学对于人才培养的至善的追求而其中的根本就是关爱学生学校任何教育制度都必须植根于这一基础唯其如此大学才有可能鼓励学生主动冒险探索给学生更多的宽容与自由为满足学生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望, 甚至允许学生到处乱撞允许学生犯错然而当大学发展到今天可以发现大学许多制度建设却背离教育的最原始本义学校对于经费投入等问题的关注超过了对人的关注教师对于科研的关注超过了对教学的关注教师对于研究生的关爱超过了对本科生的关爱大学对于学生管理制度更多是基于一种防患的

制度建设而不是鼓励学生个性全面充分自由的发展所以今天在谈大学教学文化建设时从一种微观层面上应当倡导对于学生关爱的文化

当然关爱也强调严而有格。《学记中指出,“凡学之道严师为难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然而当大学发展到今天大学的这些常识却产生了异化显然大学为探索真理的地方为研究高深学问之场所正如哈佛大学校训,“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斯多德为友与真理为友。” 因其探索真理所以必须尊重客观规律实事求是因其探索真理大学教师必须对学生严而有格严为严肃”,格为法度”。大学必须要有法度必须对学生要有所要求而这种要求来自于对教师对真理实事求是的态度来自于对真理理性的尊敬。“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大学师生必须严肃地探讨真理信仰真理真信真教真学

才能树立起学术权威然后使学生产生敬畏之心教师对于知识的传授必须有宗教般的热诚全身心地投入痴迷地钻研才能真正吸引学生与学生产生思想碰撞情感共鸣但在今天的大学有多少教师能够以一种宗教般的热诚忘情地投入教学有多少学生对于知识的渴求求知的激情在日复一日的失望中萌灭相反在大学的课堂里学生仅仅在积累学分而拿到一张可能对他毫无用处的废纸而教师也仅仅混得了一份工分而在完成其应有的工作更有甚者为了迎合学生口味大学课堂常常变成了兜售庸俗文化的快餐市场大学的课堂好像是自由的菜市场学生来去自由毫无约束教师在学生面前毫无尊严。“教不严师之惰”,教师教学尊严缺失从一定意义上是教师对于教学投入不足从这一意义上讲大学教学文化的另一层意义应当倡导师道尊严教师必须对学生勇于管教敢于管教只有真正对学生严格要求才是真正的关爱学生教师严格要求学生是教师教学的基本要求也是教师育人的底线

四、大学教学文化是寂寞淡定的文化

德国柏林大学创造人洪堡提出所谓高等学术机构乃是民族道德文化荟萃之所, 其立身之根本在于探究博大精深之学术并使之用于精神和道德的教育。”对于科学研究与个性道德修养之间的关系洪堡提出了由科学而达至修养的原则即科学研究是达到道德修养的手段而道德修养才是科学研究的最终归宿毋庸置疑在大学发展史上有一个经常遇到的现象, 世界上许多著名大学在其刚办之初往往不是在喧哗的闹市而是远离尘嚣的小镇例如普林斯顿大学不是在新泽西首府而是在普林斯顿小镇耶鲁大学不在康涅狄格州首府而是在纽黑文市剑桥大学不在伦敦市而是位于风景秀丽的剑桥镇中国近代新建的大学校址往往也选在远离繁华的不毛之地例如厦门大学的选址也在远离闹市的演武场显然这种选址的真正用心应该是让大学与社会保持一定距离, 因为只有大学与社会保持一定的距离大学才能不为凡俗世界所诱惑为世俗功利所驱使因为只有大学与社会保持一定的距离才能让教师甘于寂寞淡泊名利潜心研究乐于育人

所以, 寂寞淡定的核心就是体现大学教学文化的无功利性只有无功利性教师才能心无旁骛学生才能专心致志例如教学方法既是一门科学有规律可循也是一门艺术富有个性但在今天的大学课堂中有多少教师把教学作为一门科学来研究? 有多少教师能够真正研究教育教学方法并形成了自己个性化的教学艺术? 而这种现象的背后实际是隐藏着大学的自身浮躁欲动, 大学不是把科研作为人才培养的手段而是作为大学营利的目标教师不是把科研作为探索真理, 而是把科研作为博取名利甚至发家致富的途径科学的道德修养功能不断被边缘化甚至黯然淡出而科学的道德规范不断被侵蚀突破所以今天在谈大学教学文化时有必要重温这一寂寞淡定的话题老子云:“静生躁寒胜热清静为天下正。”今天尽管多数大学坐落于繁华浮城但如何让大学与社会保持一定距离如何使大学教师身在喧嚣之中而保持着一份寂寞与淡定, 这既是一所大学教学文化建设必不可缺也是大学自身的一种责任

当大学从精英教育进入大众化教育的今天大学在求大求全求排行榜的同时, 是否失去了其核心的价值文化成立大学教师教学发展中心只是重建大学教学文化的第一步我们缺失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大学教学文化只有明确这一点时, 教师教学发展中心的建设才会有明确的方向才会明确大学教学中心建设应当担当的历史责任与使命才会意识到教师发展中心建设的长期性与艰巨性

回顾今天高等教育的各种话语和理论, 我们不难发现, 一所世界一流大学和具有生命力的高等教育理论无一不是基于人才培养展开的我们在学习西方国家的现代大学制度建设的同时是否也在反思这种建设也不可避免地侵蚀已有大学的根基, 造成了大学核心价值的缺失这种缺失从其要旨而言是一种教学文化今天我们或许可以从大学的旧时故事来回味也可从现实的点点滴滴来找寻但毫无疑问的是当我们意识到这种缺失时这种教学文化已离我们渐行甚远大学需要反思在现代大学制度建设过程中大学在追求什么迷失了什么? 大学得到了什么却又失去了什么

 

(邬大光,厦门大学高等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厦门大学副校长

版权所有:南京农业大学    技术支持:南京先极科技有限公司